我妄自尊大,我道貌岸然。
我沽名钓誉,我贪得无厌。
我求不得,我放不下。

收到本子噜,直男拍摄根本还原不了千分之一的美貌……!!我爱檀😭【试图隔空亲亲】 @一檀
还没开始看,等我看完wwww👌

一个置顶

圈名如瑟,除了太太/神仙一类请随意称呼(因为并不是)!
品种是恶禽沙雕,本质其实是嘤嘤怪(……)
生性喜好与同类扩列,但只能在空间存活,若放生到小窗会死(……)
话真的很多,真的真的很多👌

文章禁止转载。
魔祖圈已退,文不删。为了魔祖同人关注我的妹妹们可以取关咯!我不温柔,我不仅退圈,我还反踩。
现在在拾掇拾掇准备爬墙,大概会去祸祸元白/策瑜/瓶邪/方无。
本命是张起灵/元稹/苏沐秋/橘真琴,三次有追陈坤/朱一龙。欢迎以上女孩找我玩呀♥

【元白】琼花房

【写作bgm:琼花房-胡碧乔】
【私设与ooc齐飞,两三句话刘柳】
【想不出题目拿bgm凑数,文题基本无关】
【没有跌宕起伏也没有逻辑和大纲的唠嗑流,想到哪里写哪里,年轻人真是太黏糊了,我从来没写过这么腻歪的两个人……】

高考前一天晚上白乐天做了个梦。他梦见元微之站在学校里那个种了荷花的人工湖边喊:乐天,我要爬到湖心桥上去,我要去看夕阳,夕阳下山了我就下来……
白乐天浑身一抖,醒了。
空调的风仿佛永远吹不干净夏天空气的黏腻。他伸手摸过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,从床上探出头去。借着窗子外微弱的光线,他依稀看见了元微之睡中的眉目。
他好像睡得不太好,在梦里吸了吸鼻子,翻过身去。
还好,没闹着学林依萍爬桥。
白乐天放心...

再狠狠剐一遍我自己的心

首先得说我不是跟风,我早就退圈了,这件事对我刺激太大,所以我才重新出来发几句牢骚。觉得我盲目且廉价的人可以关掉窗口了,慢走不送。
那些说除了名字武器外人物经历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样的人,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点。
你把玉帅的经历背景全部翻转过来,百分之七十以上便活脱是一个三毒圣手。最典型的就是关于父亲和姐姐。
这让我感觉就像,那个六亲悖离杀伐果决的玉帅在某一夜做了一个梦,他有了一个和睦美满得多的多的家庭,温柔的姐姐与还爱他的父亲,可是却失去了他现在所有的一切。
可能会有人觉得我牵强,但这的的确确是我用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,我的个人观点。
等墨香回复的就死心好了,她什么时候认过这些。
与其一个一个等锤等辟谣等别人...

我已经看完了浩然剑。

我有眼睛也有脑子,无论如何,这件事情在我的心里已经坐实了。

昨天晚上发完文章后有个女孩子私信我,说看我的文章会很安心,问我能不能不要走。

我也不想醒过来的,我也不想走的。

可能是因为以前被抄过又被说自己抄过,我一向对这种事比较偏激。

我喜欢江澄快三年了。

可是如果我依然为mdzs的阿澄贡献,我又是把浩然剑的阿澄当做什么呢?

其实我三月就退圈了,这次即使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再写魔祖相关。昨天晚上发的那篇,原本是我给阿澄准备的生日礼物,我计划内最后一篇同人,还只写了三分之一,现实已经拒绝我为他画上句点。我舍不得,我也什么都做不了。
我这样说,我心里有过他,现在还有,...

我向他举起酒盏。
身边是来来往往的雕船画舫,满座俱是广众稠人,推杯换盏间觥筹交错,恍然已是月上中天。
花舫里红灯在醺风里摇曳,烛火明明灭灭。我看不清他脸容,只是一味地固执地攥着手里的埙挤到他身边。我说:“我为你吹一曲罢。”
说完就举着埙往嘴边凑。他抬起手来按住我的腕子,细眉挑起来,冷冷哼一声:“你吹得太难听。”
我睁大了眼,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反扣住他掌心。他紫电与我一节玉扳指玎玲撞在一块。一瞬间我们抬眼望向失态的对方,我直直撞入他杏目里一片澄澈清江。可在我的醉眼里,他的眼也模糊成一片。
一只酒碗啪答落在地上。
船头的歌伎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声响。只两侧红楼间,还依稀有情女儿咿呀软语着。
恍惚听得,仿佛是一曲长生殿...

【羡澄】白兰度

係我流写着开心的羡中心的三俗故事,题文无关。
原创女主第一视角,女主和澄都单恋羡。
注意是真·单恋,羡是个双!
有几句话忘羡忘恋爱以及曦澄单箭头暗示,但都没有结果。
不知道该怎么打tag,主羡澄就羡澄吧。

我十八岁的时候是半月花的新人小提琴手。当时半月花还不是后来的格林尼治首席乐团,连管弦乐器都没有凑齐,门票一美元一张,买一送一。
那是1989的美国费城。
指挥是个很帅的中国男人,说英语时尾音上翘,喊我们大提琴手的名字总爱拖长。我从他那里收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束花,他说:“你的红发像火焰一样热情。”
我抱着那束红色小花不知所措:“……可我更喜欢金头发,或者黑发。”像你一样。
“你的头发是Michelle...

【曦澄】化鹤


【非原著向背景,段子,亲王/将军X尚书,小年轻下班约会现场。】
【推荐BGM:司夏—化鹤归】

“若我化鹤归来。”
————

滴答。
滴答。
是水声。一点一点,溅落在满地落英上。
枇杷清淡的花熏在柔和的风里。白雀笃笃地啄落一朵,又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惊得跃上高枝。
那只手轻轻巧巧地接住了被雀鸟啄落的花。枇杷叶流动的罅隙里落下细碎的光,隐隐约约勾勒出那只手的轮廓。他拈起那朵花,凑在鼻尖,笑了一下。
木菱门被“吱呀”一声推开。
“前日里市面流传泽王在边疆亲笔丹青美人拈花图,我听闻连皇上也没能求得,如今倒叫我看去原型。”
拈花的身影转过来,见到方才出声之人一袭深紫官服金冠束发,正是刚下朝便赶来的样子,抿起唇来笑一笑,...

是个沙雕短条。不会板绘的垂死挣扎……后期水笔没油了就画得很草,扫描出来以后也有很多细节都看不清了,心口痛。
大概是凡人江澄小时候碰见仙君蓝涣。后来因为各(ju)种(qing)原(xu)因(yao)江澄垂危,仙君毁掉神元救他。
醒过来的凡人什么都不记得,在仙君的护佑下平安喜乐地度过没有苦难的一世,和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喜怒哀乐。
临死前他看见了当年仙君的影子。仙君看他一世安乐的夙愿已了,终于放开手,两人同入轮回。
来世再见。

“你还留在多情人间,我还未敢离去。”

……对我就是喜欢这种狗血剧情……被自己雷得嗦不粗话……
屏蔽tag里面的沙雕,安心爱cp从你我做起♥

【曦澄】淋漓

【旧文被屏蔽,有姑娘提醒,特补档。】

【推荐BGM:山有木兮-伦桑】

【文风极度拖沓...】

【考古片段全靠平时看的纪录片和小说瞎掰请不要当真】

 

 

 

 

愿世间春秋与天地,眼中唯有一个你。

苦乐悲喜,得失中尽致淋漓。

 

 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有人用冰凉的、带着水的湿润掌心捧着他的脸,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他。那个人似乎是在哭,脸上泪痕交错,一声声呼唤都颤抖着。

“蓝曦臣,蓝曦臣......蓝涣。”

“终于找到你了......”

 

蓝涣猛然睁眼的那一刹那,被头顶惨白而冰冷的灯光亮得双眼...

© 子曳绣为衣 | Powered by LOFTER